• 天下粮田(高远,万难企得皇帝垂青。无奈之下,只好上了铁箭飞的船。)

    小小影视影视问答人气:31时间:2022-04-03 21:02:19

    电视《天下粮田》主要讲了什么?

    《天下粮田》是阚卫平执导的古装剧,由吴京安、徐僧、孙宁、宗峰岩、郝平、王绘春、侯岩松、吕星辰、陈楚月、马捷、陈洁、苏茂等主演。

    该剧为《天下粮仓》的姊妹篇,讲述了乾隆八年,一场"金殿验鸟"引出匿灾不报、贪绩婪财的惊天巨案,暴露大清国粮田萎缩、粮仓空匮的危机。因病归乡的刘统勋奉命出山,带领谷山、杜霄等新上任的年轻干臣,冲出重围,以颅为典,执行乾隆的开荒增田大策。苦干两年后,粮田转危为安,国家经济逐渐恢复元气。

    然而,以讷善、潘八指为首的贪腐势力,公然挑战新修的"禁丈"法律,借开荒之名,升科收税,残酷盘剥垦民,使乾隆的垦殖大业功亏一篑。此时,全国十八省中,逾半遭遇百年未遇天灾,全国性粮食危机再度爆发,国本动摇,引发朝野激烈动荡。刘、谷众臣又临危受命,以浙江重灾区为突破口,坚持以法治田,与朝野恶势力展开生死较量,终保住大清国的耕地红线,粮食安全被确立为国家第一要务。可新政甫出,却又面临更尖锐挑战,因开荒过度而引发的生态灾难随之浮现,刘、谷众臣再次赴汤蹈火。

    该剧于2017年12月5日在央视一套播出。


    《天下粮田》好评如潮,老戏骨王绘春如何用生命演活反派“讷亲”?
    电视剧《天下粮田》的剧情讲了清朝年间以为主人公破获大案的故事,非常不错的剧,推荐观看。
    天下粮田,酿成杜霄悲剧的原因除了他急功近利还有这一致命缺点你怎么看呢?

    1.

    在整部《天下粮田》中,杜霄并不能算得上一个主角,甚至都不是一个主要的配角。但正还是杜霄这么一个人,却留给了太多观众比主角还要多的思考……

    无需赘言,杜霄是一个悲剧人物。他自以为才高八斗,自以为自己的脑袋上佩戴一顶二品的“顶子”,方才对得起自己那经天纬地之才。当然,我们也看得出他大才槃槃,看得出他的一生确实怀才不遇。

    于是基于此,杜霄一直在拼命折腾,我们对其亦是满怀希冀。可意外的是,再怎么折腾还是未能架住命运的捉弄,杜霄的结局还是没逃过以悲剧来收尾:发往宁古塔终身为奴,永不复用!

    而当事已至此时,作为观众的我们反倒少了些唏嘘,多了些思考,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杜霄走出了这堪称悲惨的一生。

    2.

    一如题目中所述,杜霄肯定是急功近利的。当然,话再说回来,杜霄的境遇搁在任何人身上,也都会有这样的,因为一者杜霄有才,曾乃六雀堂堂主,在京畿专为朝中要员捉刀代笔,而代写出的折子知真见酌,连乾隆帝都深为嘉许;再者杜霄还“朝中有人”,自己的恩师刘统勋乃当朝一品大员,深得乾隆倚重,倘刘统勋能稍加提携,二品不好说,弄个三品、四品还是轻而易举的……

    但可叹的是,刘统勋并没有这样做。他一者以好官自居,只念苍生,不搞派系再者也可能是想着多让杜霄在基层历练,待时机更成熟一些再加提携。也因此,杜霄在宁古塔回来之后,一直在八品道台的位子上耗着,而关键是这八品的位子还是靠自己耍了一点手段才得来,并非自己的恩师所赐。

    再说八品虽小,但杜霄靠着自己的手腕、自己的脑子,也干得轰轰烈烈,几乎就要惊动朝堂,尤其是深得刘统勋的嘉许。但结局如何?于事无补!

    此事之后,杜霄又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密查皇庄,而得幸归来时,刘统勋也只才给安排了一个七品知县的位子……八品与七品,几乎无有区别,杜霄空怀大才,无处施用。

    念师恩已难浩荡,而庙堂高远,万难企得皇帝垂青。无奈之下,只好上了铁箭飞的船。

    由此来看,杜霄是急功近利,但其实这其中又有多少无奈,多少不得已。也于是,对此其实我们还是应该报有一些理解之情的。毕竟起初杜霄之心并不坏,他还是想着有更大的平台以发挥自己之才,以为朝廷、为苍生做更大贡献!

    3.

    虽然急功急利可理解,也确实是酿成杜霄悲剧的原因之一,但其实杜霄身上还有另一性格缺陷,其杀伤力也是致命的,同时还不可让人理解。

    这一缺陷便是:妒心太强。

    人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可共患难,却见不得对方比自己好。想杜霄与谷山同在宁古塔为奴时,关系是何其之好,都恨不得代对方去死。然而,当苦难过后,尤其再当谷山坐了杜霄曾经的位子之后,杜霄就变了,他对谷山的友谊也就只是浮于表面了……

    当刘统勋给浙江巡抚唐思训写信表示让庇护一下谷山时,杜霄竟直接将这一段改为让提携自己。从这一点上其实就可以看出杜霄妒心已起,因为他完全可以再加上去,而没有必要非得将庇护谷山那一段给删去。

    杜霄心里有恨,他恨谷山混得比他好,恨老师对谷山关心更多,于是,嫉妒心便促使他做出了这种有伤兄弟情义之事。后来,杜霄从青铜县带了2000多灾民前往钱塘垦荒,在当他听说刘统勋的意思后,便有了担心刘统勋抢功的顾虑,而执意要将灾民带走。

    其实细想一下,杜霄不也是害怕谷山抢功吗?

    再后来的剧情就更为夸张了,因为杜霄上了铁箭飞的贼船后,竟起了杀谷山之念!他是看着自己二人渐渐地向着相反的两个方向奔去时而心理不平衡,故生妒意,由妒意又转为杀心。心理已完全扭曲,完全有种一条道走到黑的感觉了。

    因为杜霄的嫉妒,他就不能再平静地去看待自己与谷山,包括与刘统勋的关系;也因为嫉妒,在浙江钱塘开荒的那档子事就没能精诚合作下去,而因此也失去了真正建功的机会,并在错误的道路上愈行愈远。

    最终走向绝路。


    电视剧《天下粮田》的剧情讲了什么?

    《天下粮田》从国家粮田属库的局部崩溃展开,叙述了一场反贪反腐、各级官员相互攻讦的大戏。整部剧对于历史观的把握程度比较合理,在反腐倡廉的新时代,也具有深刻的警示意义。

    《天下粮田》从皇宫大殿内的“解鸟验粮”展开剧情。乾隆所剖之鸟为百姓农田间的麻雀,剖开麻雀之腹,腹内皆为五谷,而当地官员却层层相报,贪污粮食,谎称当地是百年难遇的荒年,这让乾隆皇帝大为震怒,护民保粮之战由此展开。

    乾隆皇帝的“解鸟”在我看来实为明智之举,原因有二。其一,“验鸟”证明了所述情况的正确性;其二,麻雀之小,意在言说那些远离皇帝的、百姓的父母官们,如继续在地方,横行亏空国库,必将招致麻雀的下场。

    虽然乾隆皇帝反腐护粮的志向如此宏大,但奈何一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如此庞大,政令的下达与实行均存在变数,所以这场体系庞大的战争的进展极度缓慢。

    剧中的讷中堂、潘八指当属头号奸佞,刘统勋临危任职,帅一众清官奔赴地方,同这两位恶人所属的地方势力展开斗争。乾隆新政出台后,地方官员连谋策反,刘统勋抗住了天灾与多方压力,为保卫国家粮食尽忠职守。

    这部剧的结局属于典型小说的序幕-尾声结构,在一系列保护粮食的举措实行过后,奸佞尽被肃清,国库充盈,结局也较为完满。


    天下粮田拍得实在太不像了,导演不吃饭的。
    中央电视台一套正在播出《天下粮田》,吴京安再演忠臣廉吏。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因角色刘统勋诤臣的定位而一上来就摆出忠臣的脸孔——简单的善恶忠奸分庭抗礼已不能满足观众。
    于是,这部讲述关乎国家安危的粮田故事的大戏中,有传奇、有悬疑,而吴京安也用不动声色的表演,在前半部中准确传递了国之重臣伴君如伴虎那种深邃的小心翼翼——少了激情愤慨,却多了内敛老到。
    同名话剧已经上演
    吴京安在其中也演刘统勋
    这是一部同名话剧先于电视剧播出即上演的作品,去年电视剧《天下粮田》横跨春节拍摄的三个月中,吴京安一边动手改着学院版话剧《白鹿原》的剧本,一边盘算着将《天下粮田》搬上舞台。“这是我拍影视这么多年以来,文学性最强的一部戏。我拍了太多只有故事情节的戏,但《天下粮田》的剧本是值得收藏的。开机后,这部作品中导演和演员再改的空间已经很少,在文学层面几乎不需要浪费时间。我非常佩服编剧高锋,在浙江鱼米之乡长大的他竟然有着北方人的凛冽气质,作品之大气,特别是剧中悬念的设定,实在罕有。”
    从2014年开始,吴京安几乎是一年一部话剧,除《白鹿原》外,《红旗谱》《天下粮田》以及明年即将开排的讲述甘祖昌将军传奇经历的《难忘初心》,都是从电视剧到舞台的改编,也均是由天津人艺班底保驾。在吴京安看来,“舞台和影视于我而言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儿子,但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因此,对我自己有感觉的电视剧,我就非常想把它放大到舞台直面观众,况且天津人艺是我的精神家园。那种排练场的欢快讨论,在行动中分析角色的快感,是影视拍摄时感受不到的。”
    实现不了同期声
    那种水银泻地的感觉损失了不少
    电视剧《天下粮田》三个月的拍摄,甚至春节期间剧组都没有停工,吴京安说,“这部作品台词量之大是我没碰到过的,三个月我几乎没有看过电视。演了一辈子话剧,词不达意我演不了,咱也不会靠提示器演戏,台词一定要像庄稼一样种在血液里。特别遗憾的是,横店的拍摄环境实现不了同期声。后期虽然是我配的音——连续6天每天从下午配到半夜,但出来的效果至少损失了20%。拍摄时台词与表演状态同步的那种水银泻地的感觉很难再找到。”
    在吴京安看来,高锋的台词中金句很多,“有些虽然不太合乎戏剧逻辑的缜密,但充满了浪漫的情怀,更有着哲学思辨的韵味。高锋这一镐头刨下去,豁开的是土,种进去的却是梦。比如,‘饭’字如果拆开没有了‘食’,就只剩下‘反’了。”一次吴京安一段金殿上12分钟扎人肺腑的台词说完,在场几百群众演员集体鼓掌,但遗憾的是未能实现同期声,这段教科书般的台词经过后期配音后效果大打折扣。电视剧播出以后,高锋也曾在朋友圈发过这样的感叹:“吴京安老师是此剧中入戏最深的,记不清拍摄时他给我打过多少回电话。如此敬业的演员,敬的不光是戏,更是观众。”
    《天下粮田》是真实的历史吗
    该剧为《天下粮仓》的姊妹篇,讲述了乾隆八年一场“金殿验鸟”引出匿灾缉埂光忌叱涣癸惟含隶不报、贪绩婪财的惊天巨案,因病归乡的刘统勋奉命出山执行乾隆的开荒增田的故事.
    电视剧是艺术作品,非所有真实情况。
    这是《天下粮田》哪一集?

    这是《天下粮田》第37集的内容。

    片段介绍:

    大扇子在金殿验田时说江苏省所报新垦田亩数有误,引得马旗门带头以把万民伞说事,诋毁大扇子所说的全是诬陷之言,恳求乾隆为他们做主。

    附图为证: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