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宫心计剧情介绍(宫心计的剧情简介)

    小小影视影视问答人气:794时间:2022-04-03 21:47:01

    宫心计讲的什么?
    勾心斗角的事
    宫心计剧情
    采琼和铃被安排入宫为婢,采琼凭外家历代打造首饰和一双巧手被尚宫局负责人蔡仲屏赏识而编入司珍房,与掌 才得以令尚宫局逃过一劫。郭太后把徐妈妈交给尚宫局处置,蔡尚宫决定处死她。贽知尚宫局逃过大难,又再向
    宫心计的剧情简介

    三好随母 入宫为奴
    唐朝晚期,唐宪宗驾崩,郭贵妃(谢雪心饰)得大宦官马元贽(李国麟饰),拥立其子李宥为帝,是为唐穆宗(李天翔饰)。刘三好(佘诗曼饰)父亲因支持唐宪宗立二子李恽为帝,被唐穆宗秋后算帐,充军塞外。其妻江采琼(田蕊妮饰)与七岁女儿三好和家婢姚金铃(杨怡饰)被没入宫中为奴。江氏历代做首饰闻名,采琼幼受庭训,练得一双巧手,被编入的司珍房,负责郭太后的凤凰珠钗最后工序,以夜明珠作鳯目。初春赏花,郭太后以炉火取暖,突然身旁宫婢赫见凤目竟滴出红蜡,惊呼凤凰泣血,采琼被杖打,司珍亦被革职。采琼伤重,加上感染风寒,重病垂危,临终想再闻故乡花香,小三好为圆其愿,走至花园中琼花树下,捡起一朵琼花。徐妈妈经过,未有细问就以三好私摘宫花,加以掌掴,唐穆宗十三弟小李怡(吴诺弘饰)看见,得知三好心意,念其孝心,这时刚好一朵花飘到小李怡手里,小李怡便把它送给小三好归来将花献上,采琼欣慰。弥留之际,叮嘱三好要谨守做人宗旨:“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
    女人心事 掀起斗争
    尚宫蔡仲屏 (程可为饰) 擢升掌珍阮翠云(关菊英饰)接任司珍,司制钟雪霞(米雪饰)极力反对,认为阮司设陷害司珍和采琼,钟图谋失败,阮成功升做司珍,与钟平起平坐。三好、金铃与其他女孩接受配房之考试,金铃如愿被编入司珍房,反而拥有一双巧手的三好却被选入司制房,原来钟与阮相斗多年,知阮赏识三好,拗气的使手段夺去三好。金铃不服气因为钟与阮的私怨而连累自己与三好被拆散,唐气语他日要掌权作首,不再被人摆布,二年后,皇朝更迭,由唐敬宗、唐文宗至本朝唐武宗(萧正楠饰),三好与金铃分别为司制房、司珍房女史,各有所成,时采女何秋惠(曹敏莉饰)年近二十五,为求得到唐武宗宠幸,遂以红包疏通宫婢制华服、造珠钗,王贵妃 (叶翠翠饰)得知,从中破坏,三好与金铃同情何,将磷光粉抹于珠钗上,令其大放光芒,何如愿的被唐武宗宠幸,并封为惠妃,王贵妃凤颜大怒,问责下来,钟司制直指是阮疏忽管教,让女史金铃插手相助,三好不愿连累金铃,一力承担磷光粉是自己主意。王贵妃欲留难三好,谁知郭皇太后赏识三好手艺,由上压下,三好因祸得福,被调往司珍房任掌珍,阮疼惜三好是一个人才,加以栽培,金铃本以为可升任掌珍,却被三好空降,渐生妒忌之心。
    三好相救 显扬脱险
    唐太宗爱对弈,安排宫人习棋,沿袭至今,令三好得以结识棋博士高显扬(郑嘉颖饰),显扬父高耀安(郭锋饰) 亦为棋博士,一心子承父业,惟显扬爱刀枪剑戟,考取棋博士一职亦志不在棋,只想借此入宫便于向太监布公公查看武学典籍,时值日本棋士前来大唐挑战,耀安眼见立功好时机,即向马元贽力荐显扬出赛,马被丞相李德裕打压,失势多时,亦想借此重得帝主欢心,二人一拍即合,谁知日本棋士连连战胜,唐武宗龙颜大怒,下令显扬要全力以赴,败则人头落地,时三好知日本棋士受头风之苦,赠药关怀,更于日本棋士危急之时,救其脱险,三好感叹对弈本是陶冶性情,何必生死相搏,日本棋士有所感悟,于比赛关键时刻故意让显扬,显扬得知是三好间接帮忙,对其善心更是欣赏,情愫暗生。
    武宗被弑 李怡登基
    一次三好遇险,幸得李怡镇定营救,三好此时才得悉李怡假扮愚钝避险多年,大表同情,李怡被三好的善心仁行所打动,暗生好感,宫中非久留之地,李怡设计假装与郑太妃同染瘟疫,获准离宫。谁知武宗恶梦频生,为策万全,还是斩草除根,暗下派人出宫追杀李怡母子。三好得知,求显扬出宫相救,另边厢,马元贽亦想趁此时机独揽大权,弑杀武宗、伪造遗诏,拥立李怡继位为帝,显扬救驾有功,封为近身侍卫。李怡登基后,显露其才干,马恍然被瞒骗多年,虽甚不满,惟在新主面前,仍表现恭敬。马知道三好及显扬一早洞悉李怡非痴儿,为泄心头不快,派人刺杀显扬,虽然失败,但马仍砌词三好不贞,重惩三好往暴室干粗活,期间,三好被人陷害致右手重创,李怡藉词,提早恩准三好刑满出外医治,幸得金铃相助,三好得保巧手。其后,三好与显扬相恋,李怡成人之美,暗中安排二人离宫,但眼见李怡在宫中势孤力弱,二人终决折返回宫相助李怡,暂且放下儿女私情。
    金铃诬陷 三好判死
    胡司设(吕珊饰)因害阮不成而自杀,职位悬空,蔡尚宫欲将阮调往司设房为两房之首,并暗示阮有机会当尚宫。其实蔡是要腾空司珍之位,让三好上位,希望三好感恩图报,向郑太后求情,令自己得以离宫安享晚年。谭司膳(惠英红饰)恼恨蔡食言,没有提拔她当尚宫,毅然道出当日阮敏感出疹、钟被插赃架祸的真相,最后,蔡黯然离宫,钟与阮冰释前嫌,再续姐妹情。惟后来钟误会阮杀害布公公,二人再次势成水火,钟更施计骗阮,以得知其亲生子下落而要胁阮放弃尚宫之位。贤妃有孕,马元贽狼子野心,密谋贤妃诞下太子之时,就是弑君之日,此事为郑太后得知,为保李怡,忍痛牺牲亲孙,欲逼贤妃滑胎。金铃见机不可失,竟借刀杀人,李怡欲除去马元贽这个大奸佞,命显扬出宫联络,惟被马元贽知悉,显扬中伏堕崖,生死未卜,三好伤心欲绝。李怡为保三好性命,将三好封为德妃,金铃以为三好要与自己争宠,姐妹情裂,时李怡为保大唐江山不致落入马元贽奸佞手中,决与马元贽作最后一战,邀马元贽同行出宫,伺机杀害,惜计划失败。三好心知一切乃马元贽阴谋,将计就计,以李怡临行交托,监国之任由自己担当。金铃眼见三好势大,竟向马元贽靠拢,狼狈为奸,诬陷三好杀害郑太后,证据确凿要判三好死罪,阮、钟和谭痛惜三好,向飞燕求真相,却一同被收押待决,三好求助无门,面前就只有死路一。
    (以上资料来源 )


    谁能介绍下宫心计的剧情,谁是好人阿
    佘诗曼 饰 刘三好
    好到超假 恶心死了
    宫心计 详细剧情介绍大结局
    姐妹结局天

    三好和金铃这对好姐妹的结局可谓冰火两重天,金铃在上位之后就已经忘记了昔日的姐妹情,并且不择手段的做尽坏事,并且要陷害三好,但是被皇上(陈豪)发现,阴谋没有得逞,也害了自己,不光没有保住龙种,而且被皇上无情的打入了冷宫。而三好正是因为做的好事终有好报,皇上在得知高显扬未死的情形下,送三好出宫,有情人也终成眷属。

    米雪孤独终老

    这样一部宫廷剧,尔虞我诈如之余,编辑更是不会放过剧中人。关菊英和米雪的斗可谓不分胜负,但最后两人的命运却有大大不同,关菊英被恩恤出宫寻找当天和张国强将军所生的儿子,而向来和关菊英不合的米雪本来和布公共有一段情,但最后布公公被金铃害死,米雪唯有在宫中孤独终老。而尚宫局其余人的命运也都难逃一死。

    [四主角]

    刘三好(佘诗曼饰): 偷情怀孕

    周旋于宣宗与高显扬之间的刘三好,与高两情相悦私下偷欢怀孕,幸得宣宗出手,纳其为妃掩人耳目。后来三好被昔日好姐妹金铃陷害,指其图谋叛国,险被处斩。金铃诡计败露后,三好方得以获释。宣宗忍痛割爱,放她带女出宫,最终与高显扬一家团聚。

    姚金铃(杨怡饰):发疯被贬
    金铃下周起开始露出奸险一面。宣宗登基,金铃一心借好姐妹三好上位,得知三好与高显扬打算私奔,即扮病用苦肉计将三好留在皇宫。她如愿被封为丽妃后,因妒忌贤妃怀有龙种,多番下毒谋害,最后更出脚狂踢对方肚子,致其一尸两命。同时还勾结将军马元贽,陷害三好叛国,令三好被判斩首。
    害人不少的金铃最终自食其果,本身怀有龙种的她,因意外而流产。陷害三好的计谋也被宣宗揭破,好在三好替她求情才免一死,发疯后被打入冷宫度余生。

    高显扬(郑嘉颖饰): 大难不死
    原本是棋博士的高显扬多次护驾有功,被策封为御前侍卫,一直被奸臣马元贽和奸妃姚金铃视为眼中钉,多番加害。最后被迫跳崖,皇宫上下都认定他必死无疑,但最后奇迹般生还,与三好母女在宫外相见。

    宣宗(陈豪饰): 忍痛割爱
    与三好有一糖之缘的宣宗,最初扮痴呆以逃避太皇太后的迫害,后得大将军马元贽扶持登上帝位,逐渐展露才干后,马方知上当。宣宗自小对三好有爱意,但三好与高显扬相好并怀胎,宣宗非但没有处罚,为保其胎儿,更纳她为妃掩人耳目。他得知高未死后,含泪目送三好与其女出宫,与高团聚。

    [尚宫局]

    阮司珍(关菊英饰):出宫寻子

    年轻时与将军万剑锋有私情,诞下一儿。原本碰巧当时皇帝大赦,有机会出宫当将军夫人,但最后因患上红疹而被迫留在宫中,惟有将所生婴孩放入篮中随河水送出宫。其后她得知儿子尚在人间,种种证据显示此人正是太监布吉祥的养子布小顺,她因此对其千依百顺。后来发现是误会一场,最后获郑太妃恩恤出宫寻找儿子。

    在剧集中段,阮被胡司设施计,不慎用了毒筷子吃饭,当场呕血,幸得保命。

    钟司制(米雪饰):孤独终生

    向来与阮司珍不和,一直希望与太监布吉祥陪伴终老,但布却被金铃所杀。当她得知最高尚宫蔡仲屏有意升阮接任尚宫一职,又得悉阮与将军万剑锋早有私情及诞有一子,遂利用此秘密要挟阮放弃尚宫一职。最后得偿所愿升任最高尚宫。自此方知自己和阮其实一直被蔡利用及挑拨,被仇恨拨弄半世的她,虽然人在高位,却要孤独终老。

    胡司设(吕珊饰):

    插喉自绝

    一直视最高尚宫为囊中物,得知该职位有可能由阮司珍接任,即送毒筷子给阮,并嫁祸给钟司制。最后被众人得悉她才是真正主谋而要公审,只好用头上的钗自插咽喉而死。

    谭司膳(惠英红饰):含恨终老

    同样为追逐权力而被蔡尚宫所利用,得知一直被欺骗,最后向众人揭发蔡的恶行。阮与钟和好如初,自己却成大输家,含恨终老。

    蔡尚宫(程可为饰):

    吐血而亡

    表面平易近人、处事公道,实则机关算尽,为留阮司珍和钟司制在宫中,不惜离间二人,又暗示会升姨甥女谭司膳做最高尚宫,令她为自己卖命。患有肝病的她一心打算出宫回乡,却被谭揭发恶行,最终在宫中因病吐血而亡。

    [帝后妃]

    武宗(萧正楠饰):

    被逼服毒

    武宗疏远大将军马元贽,令马亲近李怡(宣宗),最后马更设计令其服毒而死。

    太皇太后(谢雪心饰):

    发狂撞柱

    太皇太后为保武宗地位,多次迫害郑太妃母子。后马元贽弑君拥立宣宗,谢爬上城楼发狂大闹,扬言是宣宗逼死她。获救后深深不忿的她找郑太妃算账,被对方错手推向木柱撞死。

    王贵妃(叶翠翠饰):

    守墓生葬

    武宗死后,以往得宠的王贵妃被抓去武宗墓穴守灵,犹如生葬。

    惠妃(曹敏莉饰):

    惨遭灭口

    何秋儿获三好相助成为惠妃,无意间得知马元贽刺杀武宗阴谋而遭灭口。
    宫心计大结局的剧情
    结局有点仓促。
    三好离开皇宫,皇上将感情深埋心中,金铃疯了,还留在宫里。三好回到扬州,生下女儿,以做钗为生。后来在街上与显扬重逢,刹时琼花漫天飞舞,故事结束
    宫心计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

    唐宣宗怡的两位爱妃刘好和姚铃互数对方不是,好眼看昔日好姊妹铃坏事做尽,顿感痛心,又为未能遵守亡母江采琼的遗言,与铃决裂而忏悔……二十年前,采琼的夫君被充军塞外,她带著女儿好和家婢铃逃难时失散,采琼和铃被安排入宫为婢,采琼凭外家历代打造首饰和一双巧手被尚宫局负责人蔡仲屏赏识而编入司珍房,与掌珍阮云一起负责郭太后凤凰珠钗的最后工序。司制钟霞向来针对云,遂刻意挑拨采琼和云的关系;好得太监布祥的帮忙,霞无意中得悉云曾在事发前探望采琼,认定她妒忌采琼的手艺而陷害她,决心揭发。临终的采琼怀念故乡花香,好即往种有琼花的花园,挣扎应该采摘之际,刚巧遇太后近身徐妈妈经过,她斥责好私盗宫花,穆宗十三弟怡替她解围,好感激不已。采琼离世,好和铃在她的骨灰井前送别,云则躲在旁哭泣……
    第二集
    采琼死后,蔡尚宫决定按郭太后之吩咐毁去凤凰金钗;云虽负责此项任务,但不忍见采琼心血结晶毁于一旦,于是故意弄伤手……怡把好视作好友,把乘龙胜云之梦境向她说出,郑太妃怕怡的梦境会惹来杀身之祸,遂不许怡在别人前提及此梦。郭太后把凤凰金钗赐予郑太妃……云在御花园看见郑太妃戴上金钗,不禁暗替她两母子担心;霞故意与云争夺好成为自己的学婢,更买通宫婢弄坏好之发钗,令她无缘加入司珍房。郭太后欲对付怡,。霞见云因凤凰金钗而累至郑太妃母子分离,讥讽她为私利而害人,云亦不反击。好见怡要离宫,特意与他送行,令他感动不已。穆宗驾崩儿子继位成为武,好与怡等人亦渐成长。好无意中在御花园内拾获凤凰金钗;正当郭太后欲向郑太妃问罪之际,好及时出现送回金钗,成功替郑太妃解围。
    第三集
    霞与云知郭太后要好讲解衣饰的设计,均认为太后想趁机责罚好,岂料郭太后对好之设计大加赞赏,令众人喜出望外。好拿了赏赐的美食给云品尝,云劝她工作要更小心;霞看见云教训好,认为是她妒忌而故意找碴。霞吩咐好不要轻信别人,更指云佛口蛇心……大将军马贽因过失而被皇上投闲置散兵权被削,令属于其一党的祥亦被牵连;各宫婢对祥刻意回避,只有好没有改变。郑太妃身体日差,怡终获恩准回宫探望分离多年的母亲;郭太后看见怡愚钝如昔,心中暗喜。铃与燕因小事争吵,令好弄破了王贵妃的新衣;最后好只得临急修改衣服设计,郭太后为此事大发雷霆,霞为保好,故意指是云设计加害,最后郭太后下令两房一同受罚。霞认为云有心挑衅,坚决与她对着干;好欲阻止反被霞要求要她与铃保持距离。铃与好夜会时被燕看见,燕立即向霞告状;武与王贵妃故意戏弄怡,把他的宠物龟掷死,令他伤心不已。怡忍不住向郑太妃诉苦,原来怡的痴呆,原因竟是为了……
    第四集
    棋博士扬与好在庭园中相逢,好见扬不单棋艺好更精通剑术,因此对他留下深刻印象。日本棋士到大唐找高手比拼,扬之父亲耀安奉命对奕,可惜不敌棋手小次郎败阵;小次郎更设下棋局难题要武破解,武气得要臣下急谋对策,铃被燕弄伤手,颖芳假意安慰,更哄骗铃绘下图样设计……霞得悉司珍房小婢笑容的母亲病危,而她欲出宫探望母亲;霞遂早一步在蔡尚宫前替笑容说好话,以挫云之锐气。素恩与艳裳见霞插房小婢之事,不禁替云不值。郑太妃在御花园内看见小次郎因头风影响而狂性大发,不禁被他吓昏。武因未有棋博士破解小次郎的棋局而心烦,于是想利用怡对付小次郎……太监施计,欲诱导怡袭击小次郎,幸得好及时出现替怡解围。
    第五集
    好得知扬其实无必胜把握,不禁暗自替他担心。贽为了恢复兵权,竟想杀害好把罪名嫁祸小次郎,以此讨武欢心。棋局对战之时,贽吩咐手下把好迷晕并带住小次郎的房间,正当太监欲下手之际,怡突然现身……怡把贽的诡计对郑太妃说出,郑太妃不禁为儿子之行为大表担心。武赢得比赛心情大喜,更让贽重掌军权。贽为好不识抬举,拒绝与他合作一事而耿耿于怀。徐妈妈找祥买水粉,却赖皮不肯付账,霞不耻其恶行出言顶撞,令她怀恨于心。小顺送金链给铃时被四司看见,铃因此被云指责。铃为抒发不满,竟要怡哄她高兴,更要他纳自己为妃。徐妈妈偷听到两人对话,立即告知郭太后;郭太后借意在当宫局向郑太妃侮辱一番,更要铃受罚。好发现笑容悬梁自尽,立即把她救下。蔡尚宫查出笑容曾向太监借高利贷……蔡尚宫不想惊动郭太后,私下找贽欲尽快解决此事;可惜放债的太监竟在郭太后前自尽而死,令郭太后大怒,云在霞房中搜出账簿,认为她必然就是办高利贷的幕后黑手。
    第六集
    雪霞与云因账簿一事而各执一词,郭太后决定宁枉无纵,把两人同时收押监牢;蔡尚宫替两女求情,郭太后给予三天限期让她们查出真相。蔡尚宫欲请贽帮助,但贽不欲得罪太后而拒绝。徐妈妈突然到狱中向二人严刑迫供,蔡尚宫赶至阻止,更提出要与徐妈妈一起找郭太后对质。徐妈妈故意在太后前指是受王贵妃吩咐,但郭太后偏袒王贵妃,反指蔡尚宫以下犯上把她一同治罪。尚宫局群龙无首,艳裳与素恩兵行险着,集合四房婢女要求与郭太后对话,郭太后不愿接见,众人只好长跪以表决心。郭太后不满一众婢女向她迫宫,坚决不肯退让。好见各人受苦,只得私下急谋对策,但艳裳与素恩却以为好与铃背弃尚宫局……好发现账簿背有印痕,决定从这方向调查;怡得悉放高利贷的人是谁,惟有诈癫扮傻向好暗示真凶是谁……
    第七集
    三好感激扬出言向郭太后进谏,才得以令尚宫局逃过一劫。郭太后把徐妈妈交给尚宫局处置,蔡尚宫决定处死她。贽知尚宫局逃过大难,又再向蔡尚宫示好,却遭四房四司与蔡尚宫揶揄一番。怡看见扬习武,要扬教他一招半式以防身。武狩猎时看见怡,故意找他发泄,幸得扬相助。何采女请云与霞相助,希望能有光鲜的衣饰出席宴会,以吸引武注意以获得圣宠。云要铃替采女造钗,令颖芳妒意大起决心加害她。铃揭发颖芳之诡计,颖芳向她求饶,铃竟爽快答应。岂料翌日铃仍是满脸红肿;云知颖芳加害铃之事,决定把她赶离司珍房。好发现铃用计害人大感惊讶,铃不想失去好姊妹,只得向她说出因受颖芳多番打压才出此下策自保,但好却不认同。王贵妃不想采女得圣宠,故意抢去司珍房与司制房替采女的衣饰自用。好见采女可怜,私下替她赶制另一发钗。采女得知好的一番心意,不禁向她大表感激。武在御花园看见点点绿光,发现是由采女的头上发出光芒,终对采女注眼垂青,采女得以成为惠妃……
    第八集
    三好被委任为掌珍一职,但她不想铃失望,竟向云提出辞职;云向好展示早前已购下她所制作的金钗,好才知云一直也有留意自己的手艺。霞以为云一直处心积累把好自司制房抢至司珍房,与云积怨再深一层。云得悉铃因好获升任掌珍一职而不高兴,特意向她劝解一番。云劝铃莫计算人,更希望她不要加害好,令铃对好更为妒忌。怡见好被捕兽器所伤,立即出手相救;好看见怡临危不乱,变得精明能干而大感奇怪。扬看见怡背着好回宫,立即带她到司珍房治理。蔡尚宫吩咐四房为武大寿作准备,霞见云迟迟未有交出饰样设计之意念,认为她有所隐瞒。霞遂借探病为名,希望能从好口中探知内情。素恩与艳裳趁机指可能是好通风报讯。怡见好伤愈,终向好坦白自己一直是装傻扮癫的真相;好明白怡所处的形势,答应替他保守秘密。怡突然患上传染病,郭太后下令迫郑太妃与怡母子幽禁在寝室内,以免疫症蔓延……
    第九集
    郭太后送上毒药给郑太妃母子,以借口请两人试治疫症之药。怡发现毒药旁边附有糖莲子,于是放心服用。郑太妃与怡服用毒药后不但没有好转,病情反而加深了。郭太后决定把两人送离皇宫,以免在宫中蔓延。云趁郑太妃离宫前到访,但想不到郑太妃竟把云所送赠的平安符归还给云,云拆开平安符,明白事情经过,并为郑母子祈祷。好在龟冢前拜祭,原来是好将毒药掉包。扬知疫症四处蔓延,特送上精美香囊给好,好对扬的关心更是感激。贽把所有棋博士请来,在众人前指耀安与王贵妃之婢女秀莲有染,更令秀莲怀孕。秀莲被屈打成招指证耀安是奸夫,令他含怨受屈。扬为救父亲,想出计策诱使真正的奸夫现身,最终成功替耀安洗脱罪名。霞看见好所制之香囊十分精致,要求好割爱相送;霞更故意在云前展示,令云感不是味儿。铃得悉惠妃以道观所炼之丹药给武服用,劝惠妃小心遭奸人所利用。武在王贵妃寝宫喝下大补汤后吐血晕倒,司膳房全体婢女被扣押牢房。铃告知蔡尚宫,武有服用丹药一事,替司膳房洗去不白之怨。郭太后得知此事后大怒,要对惠妃予以处罚,但却收到太监传报惠妃已死……
    第十集
    郭太后对郑太妃母子再动杀机,祥悄悄通知好,令好担心不已。扬看见好心事重重,好终忍不住把怡的秘密向他说出;扬权衡轻重,甘愿冒险通知怡被追杀一事。扬赶到见怡被杀手围困,于是出手相助……扬替好送上手帕给怡,令他明白不要放弃自己。武因杀不了怡而气愤不已,郭太后知有人对郑太妃暗中相助,决定要把两人召回宫中加以折磨。好见显扬受伤回来,替祥把药送予他;扬伤重晕倒,幸得好整晚悉心照料。经此一夜,扬与好之感情更深,亦感受到对方爱意。好夜不归房被铃发现,铃向好查问,好向铃坦言喜欢上扬,但一切将止于心中。武怕怡夺其帝位的梦境成真,竟不惜下令杀和尚搜佛寺也要找出怡。贽见郭太后与武不再信任自己,遂密谋助郑太妃与怡造反……怡故意在贽前装傻,提出愿与他合作造反,令贽高兴不已。扬向好示爱,好明言不会有结果。扬为表决心,表明愿与好一起私奔离宫,放弃官位;好不想扬背负失孝失德之污名,决定拒爱……
    第十一集
    郭太后在登基大典上与怡抗衡,反对怡登上帝位;她指大唐命脉不可交予痴儿,怡随即变回正常出言反击,更在群臣前把治理国家大事说得头头是道,终得满朝大臣支持下登基,贽知怡反利用自己亦只可敢怒不敢言。贽知怡忌讳自己势力,要怡把剑锋封为大将军,令自己在京城的势力更大。怡知扬真心待自己,决定封他为带刀侍卫保护自己。剑锋被调回京城与云相遇,剑锋对云炫耀自己仕途顺利,令云既安慰亦心酸。郑太妃母凭子贵,荣升为郑;怡与母亲为感谢云与好之帮助,特宴请两女饭聚。郭太后得悉云多次相助郑,遂以云所制之钗不合心意为由,要整治云与好;幸得郑及时赶到解围。铃见好隐瞒自己救郑氏母子一事而不高兴。贽借剑锋升官一事相邀尚宫局各房为剑锋庆祝,实为施下马威。云在饭局内看见剑锋对妻子家碧爱护有加,心中无奈,霞看在眼里偷偷暗笑。素恩与艳裳指剑锋与云是旧情人,使霞更担心云会凌驾自己。霞故意在家碧面前提起剑锋与云之旧事,令她气愤不已……
    第十二集
    怡与贽商讨政事,希望施行利民之政,但贽欲独揽不想怡参与决策。德裕到宫中向怡进谏,贽为除去德裕指他以下犯上,两人更大打出手,怡惟有把德裕关入大牢。扬到狱中宣读圣旨,要把德裕贬官,德裕感激怡不杀之恩。贽不满怡自作主张,扬认为贽野心日张,为维护怡出言顶撞他。扬与好在御花园遇上刺客,贽出现把两人捉拿,更指两人通奸。怡知贽藉词对付好与扬,但没法与他硬碰。贽没有扬与好私通之证据,故意诬告好送情书给内侍监,迫怡将好治罪。云与霞私下找郑,求她为好出头,郑答应全力营救。贽要怡让出封地才放过好,怡只有答应。好得知怡为救自己而向贽屈服,心感有愧。好被罚在曝室干粗活一个月,铃怕好不习惯前往探望时遇上怡。怡见铃是好好友对她以礼相待,令铃对怡暗生好感。云吃下郑所赐之点心中毒吐血,各人怀疑是郭太后所为;郭太后否认反指郑不懂管理后宫,郑答应在五天内查出真相……
    第十三集
    尚宫局各人合力查出毒害云的真凶,真相终於水落石出。郭太后认为蔡尚宫用人不善以至犯下大错,但四司同心向郭、郑两位太后求情,终使蔡尚宫不用革职。铃因下毒之事明白到一日为奴,命运也被握在主子手中,故决心要向上爬。好见颖芳出言侮辱铃与她争论,颖芳不忿更令好受伤。御医指好右手受创严重伤及经络;颖芳到内侍监找贽领赏,贽竟把颖芳施以极刑再把她交给皇上发落,怡虽知一切皆是贽所为,亦无可奈何。好右手不能再灵活运用,铃见好痛苦,再求怡想办法;太医表示可用金针深刺经穴救好,但需刺穴七分深,恐会另生危险。铃孤注一掷亲身助好试针,更因施针令手部的血脉未通;怡细心为铃按摩令她感动不已。好藉医病下针时需音乐作藉口,希望制造机会让云与霞和解,两人亦答应出席协助……
    第十四集
    云被调任作司设房担任司设,好则升为司珍一职。裳夜访蔡寝室,质问她为甚麼替云铺排升迁之路,而不帮助自己……铃得悉怡有意平反冤狱,立即替好向怡请求平反好父亲之冤狱。郭突然直闯大殿,更带一众大唐祖宗的灵位到殿上迫怡退位。郭欲铲除贽及怡,要怡把贽治罪;岂料怡与贽在郭面前合演好戏,令她气煞离开。郭知自己大势已去,决定跳城自尽,但遭铃阻止。郭被打入冷宫,贽乘机对她奚落一番,两人互数不是……霞看见好与云合作无间,对云不无妒忌,却又不敢宣之於口;裳刻意拉拢霞希望一同对付云,但霞却不置可否……
    第十五集
    霞因染料被调一事而气上心头,令云与霞的关系又回复紧张;蔡问裳是否在云与霞背后从中作梗,裳直认不讳。郑见怡已登帝位,劝他早日选妃为大唐继后香灯;怡兴高彩烈的欲向好提出立妃一事时,却遇上郭之婢女琴娘行刺,幸扬及时阻止,怡终明白好早已心有所属,只好把对好之爱意藏於心中。铃向好道出喜欢怡一事,郑无意中听到。贽借琴娘行刺一事排除异己,怡无计可施只好逃避。好向怡说出铃倾慕他已多时,希望怡能选铃为妃,这时贽亦向怡举荐义女贤为皇妃人选。贤知怡因铃而拒绝立妃后,逐奚落铃希望她能知难而退……
    第十六集
    云往找家碧跟进妆镜台的设计时遇剑锋,在旁的家碧认定两人有情,遂再次刁难云,除了调侃她的宫婢生涯,又恶意地指她的设计图不合心意,并从言语间透露她和剑锋夫妻恩爱,使云大感难受。云回到司设房,根据家碧所示而再作设计,路过的好得悉她被家碧奚落,云慨叹当宫婢的坎坷,好亦感到难过。万锋往找云,向她道出已得知一切,云解释自己到来祈福只寄望他事事顺利,亦劝喻他应珍惜现有的幸福,万锋得悉云的心意,两人终於回复普通朋友的关系。好往找铃,告诉仲屏有意让她重回尚宫局工作,此时,贽派人请铃过府相聚,使两人大吃一惊……
    第十七集
    屏带同多款设计图样让贤挑选,她请仲屏额外为剑锋和家碧制造陈设;艳裳带来精致糕点让贤享用,贤大赞其手艺后,特意着艳裳制作「四喜果子」在她陪太后赏花时品尝。艳裳向仲屏求助,传授制作四喜果子之法,被仲屏教训她胡乱奉承贤之过。剑锋办事后约见云,特意送上她家乡出产的蜜饯,云为避嫌婉拒,并再次提醒剑锋应该注重身分,被路过的艳裳目睹两人的交谈。司设房将贤订制的陈设送上,她急不及待与家碧分享,当家碧得悉陈设是出自云之手后,随即激动地把造予剑锋的陈设掉在地上,从而发现有人约见剑锋的字条,家碧认为此是云所为。贤和家碧怒气冲冲赶到尚宫局,家碧不分由说掌掴云,又藉机奚落云和众司,好等努力为云平息事件。仲屏私下查问艳裳,指出字条上的字迹和艳裳小时候用左手写出来的字迹一样,艳裳只好承认是自己欲借云和剑锋的旧情,以除去云这个劲敌……
    第十八集
    义安在贽压向扬的肩膀时,展示自己的伤口,力证夜闯内侍监的人是他,原因是希望一睹贽收藏的贡品棋盘。贽担心义安和扬会揭破他敛财和私藏贡品,煽动群臣誓要怡治义安死罪,幸得剑锋仗义执言,义安才得以从轻发落,秋后发配边疆,怡向扬查问夜探的结果和他绑父上殿的经过,好让免却和贽间的直接冲突。反被怡将错就错安排他代自己远行祈福,贽无奈答应,贤放纸鸢发现小兔被困先皇所立的石碑中,贤遂着人打破石碑,将小兔救出,却因此被怡怪罪,幸得好把经过道出,指贤当机立断救了小兔的性命,怡才明白贤的苦心,对她另眼相看,贤亦因此明白好的为人。铃假意阅览典籍,勤于练字,以讨怡的欢心,当她得悉贤私自毁损先皇的石碑而触怒怡时,不禁暗喜……
    第十九集
    云和好把设计图样交予郑,她赞赏仲屏领导有方。仲屏身体抱恙,久咳未愈,使众人担心不已,她透露欲让出尚宫之位予才德兼备之人。艳裳往探望仲屏,对她的行为感可疑;仲屏薄责艳裳各方面仍未符合擢升尚宫的要求,使艳裳把怒气统统怪到掌膳的头上。当他再遇霞时,即指责她比恶蛇阴险恶毒,使她暗气。霞往找祥诉说被剑锋痛骂,暗怪云仍然介怀当年的事;祥为博红颜一笑,不惜扮鬼脸使霞怒气尽消,终令她答应和祥「对食」,和义子小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扬约见好,交代自己将为怡出局办事,特意送上驱蛇和受伤的治理膏药,以备不时之需,使好甜在心头……
    第二十集
    郑宴请铃和贤母女时,碧发现贤偏爱酸食,以为她怀有龙裔;但原来真正怀孕的竟是铃。铃被画卷绊倒失足撞伤;太医证实铃滑胎(流产),铃竟威迫太医代为隐瞒。怡无意中透露碧行为鬼祟;铃到访看出贤和碧的异样,经燕再三调查,铃从烧过的布碎中发现自己的八字和银针,铃一心认定是碧同贤害死自己腹中胎儿,决定报复碧。郑为准皇孙打造大量饰物,铃故意在她面前假装肚痛,郑大惊,召太医为铃诊治。太医为铃诊治之际,怡和郑向燕查问,郑联想有人对铃施巫术,决定为铃讨回公道。怡审问碧曾否到道观,碧直认不讳,但重申自己未及施法反指铃插赃,使怡更感气结,贤求情不果怡终将碧判罪……
    第二十一集
    家碧被判绞刑,贤一整天在龟冢等候怡,希望求他收回成命,却被铃使计把怡留在身边,使贤呆等一场。剑锋自行更改路线,将运送赈灾款项的队伍兵分两路,以避过不少危机,却没料到在客栈会被伏击,他和扬中蒙汗药昏倒,醒来后发现众士兵被杀,赈灾款项不翼而飞,两人推断被附近的山寨偷袭,遂集合兵马,誓要取回官银。原来贽早已洞悉剑锋的计策,遂联合山寨抢走官银,更意图置扬於死地。
    第二十二集
    云制作铜镜等让碧陪葬,使锋十分感激,但此事传回尚宫局……郑将霞调任管理司制和司设两房,而云则被擢升为尚宫。霞带贺礼到祥家欲与顺为祥贺寿,没料到竟传来祥失足致死的恶耗。霞拜祭祥时记起祥在意外前曾透露往找云,即问云是否见过祥,但云否认。霞返回祥发生意外的地点路祭,容透露曾目睹云和祥交谈,霞决定要将杀害他的人查出。云向郑请辞,更令郑答应擢升霞为尚宫,云则同时管理司设和司制两房。霞藉词让云对司制房的运作加深了解,迫她在限期内把有关资料整理,云为免牵连好等人,只好接受……
    第二十三集
    贤被罚留在仙居殿,三好来探望,贤感安慰。怡到佛寺了解重建的工程,发现贤所抄写的经文和她为铃的亡儿茹素,感到动容。铃到骨灰井,表面专程往拜祭琼,却透露不满好和贤过於亲近。贽得悉怡乘他出宫祭天时,打算重组军,使贽决定还以颜色。狱中传来安被打的消息,他顿时明白是贽的报复,遂急於和怡商讨对策。霞来到司制房直斥云力有不逮,好连忙解释又表示愿意接受霞的惩罚,将两人一起责罚。铃约见霞,未料铃竟对她惩罚好和云的事感满意,使她大感意外。
    第二十四集
    霞大赞好和裳的珍品和膳食设计出众,唯独云管理的两房各自交出一项图样,指图样早已向郑请示……云和好无意中得知顺名字的来源,云惊闻顺的身世和自己孩儿相似。好送来郑着她打造的首饰予铃和贤,铃刻意把珍珠颈链扯断,令贤绊倒,后贤被太医证实有孕,郑大赞好是「观音送子」。
    第二十五集
    好和柏带同礼物到高府庆祝安脱离牢狱之灾;好与扬惊觉柏和安身中剧毒,柏更已返魂乏术。好陪扬见安最后一面,并得怡默许完成安的遗愿,两人拜堂成亲。扬和云遇上顺,他提出凶手如懂变戏法便可把毒药混入,扬忆起贽的手下林公公的手指呈现黑色;扬把此事告知怡,怡决定向贽和林问罪,贽大惊……扬约见锋,建议他应看清贽的为人。

    第二十六集
    好询问贤有关碧向铃施巫术的事;贤直认碧曾想过以巫术对付铃,但未及施法布偶已被她烧毁……好试探铃终得悉一切,欲将一切禀报郑时,铃却突然吐血……尚宫局为设宴款待吐蕃王子而忙过不停,霞不甘云提议的「一品当朝」仙鹤备受赞赏,决定使计破坏。当众人到达司设房时,竟目睹顺手拿斧头和「仙鹤断头」的一幕,好推断非顺所为,但贽仍执意将顺收监。

    第二十七集
    扬和锋得悉被贬官的德裕病逝,锋暗怪是怡不分是非黑白,扬只好解释当日因由。怡委派扬出宫,访寻一些忠心的官员,并叮嘱扬要妥善收藏名册。扬和好道别,贽带同手下出现,指扬藏有乱党的名册……霞往司设房收年度报表,表示知云有伤在身,欲打算由自己拟定。未料,云竟把完成的两房报表交予霞,一位老太监到拜祭祥后向霞道歉,解释是他教祥走小径;霞恍然一直误会云。
    第二十八集
    铃不满怡眼看自己被贽羞辱时不发一言,却与扬同时维护好,所以决定除去好。铃让玛对好一见锺情,要将她娶回吐蕃;怡和扬苦无对策,贤建议怡将好纳为妃,此话一出使铃暗气。扬约见好,坦言宁愿她被怡封为妃,亦不欲她远嫁他方……怡决定独自面对一切,要扬带好远走高飞。好约见霞和云,再次促成两人和好如初,使她感安慰;贽向怡调查好和扬失踪的事,贽接到密报指有人目睹好失踪前曾和云见面,遂安排锋扣押她。霞到天牢探望云,云承认得悉好和扬逃离皇宫的事,为免连累霞才没有把真相相告,使她往找锋协助……
    第二十九集
    贽未料锋竟为了云而旧事重提,只好将云释放。贽率领群臣向怡施压,要求全国缉捕好,以向玛交代。此时,扬竟带同观音像出现,而怡等人到郑寝宫,更发现虚弱的好正在休息。怡终想出办法,令玛放弃迎娶好。顺遇上锋,竟被他邀请用膳……云又拉拢锋和顺结成义父子,锋送上精美的玉佩作礼物,使顺大惑不解。顺请霞鉴定玉佩的价钱,来衡量锋是真心视他为乾儿子,弄得霞哭笑不得。
    第三十集
    锋无意中悉破铃欲以有害花草伤害贤和胎儿之诡计,令铃大感气结。锋和顺进行结拜仪式,两人以父子相称使云大感羡慕,顺遂认云作乾娘。贽收买锋的将领下药毒杀锋,结果令锋瘫痪。怡从锋的藏书中,明白他欲借杞王的兵力,对付贽;奈何杞王是武宗子嗣……怡担心杞王和彭太傅仍心存芥蒂,遂著扬借护送锋回乡静养作掩饰,以到矩州晋见杞王。
    第三十一集
    铃让贤喝下滑胎药后开始数落贤,更向她坦言一切……怡接到贤离世的消息大受打击,欲撤查她的死因,郑到来向怡请罪。扬和锋欲到矩州向杞王求助,谁知被贽的手下追杀……贽指好偷安胎药,尚宫局众人为她向郑求情,此时怡到来表示纳好为妃。大婚当晚,怡坦言好和扬均是他的知心好友,为了保存扬的血脉故出此下策。
    第三十二集
    云往找霞,追问她是否早已得悉顺非她亲儿,霞只得向她坦白。好向郑禀报铃私下审查云和顺的关系,使郑薄责铃一顿。怡和贽往祭天途中,贽察觉怡欲与他同归於尽……贽对外宣称怡在佛寺为唐室祈福,由他代理朝政。贽从铃的态度,看穿她对郑用药,决定拉拢她合作。好对铃竟和贽同流合污感到失望,决定完成怡交托的一切。。
    第三十三集
    贽煽动众大臣将三好判罪,三好以身怀帝裔为由保住性命。怡得见杞王,但杞和彭太傅对当日怡被封帝一事心存芥蒂,不愿出兵协助。尚宫局等人约见飞燕,希望她可以供出真凶;此时铃和贽带同几位大臣现身,见证尚宫局众人利诱飞燕诬陷铃,遂将众人囚禁天牢。金玲到天牢中对着尚宫局众人飞扬跋扈,说出布吉祥是死于她的手中。怡为使杞出兵救国,答应愿退位予他;怡率大军入城,贽收拾行装远走;铃欲随贽离开,谁知贽竟把一切罪责推到铃身上。金玲一怒之下,一剑刺死贽。随后,到好的宫殿中,告诉三好她刚刚喝得粥有毒,并对好说出当年是因为她偷看凤凰朝日,害死了三好的母亲。此时李怡回宫,飞燕背叛了金玲,没有对三好下毒。金铃一切败露,被打入冷宫,自此发疯。李怡欲禅位于杞王,但杞王深明大义,拜服与李怡。翠云从雪霞和小顺那里了解到自己儿子的消息,离宫后同万剑锋去寻找,在一家药铺中找到业已成家扬名的万大夫,也就是他们的儿子。三好出宫,生下一个女儿,在扬州以卖钗为生。数年后和显扬在扬州相聚,但显扬已失忆,失忆后的显扬还能认出三好吗?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