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算剧情简介(关于电视剧《暗算》)

    小小影视影视问答人气:864时间:2022-04-03 21:47:10

    《暗算》这部小说的内容简介及作者资料
    电视剧《暗分三个部分,分别是——第一部《听风》、第二部《看风》、第三部《捕风》

    每一部十集,共三十集。三者相对独立,又千丝万缕。

    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

    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他们的慧眼可以识破天机,释读天书,看阅无字之书。

    捕风,即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国民党大肆实施白色恐怖时期,他们是牺牲者,更是战斗者,他们乔装打扮,深入虎穴,迎风而战,为缔造共和国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业。

    第一部《听风》

    讲述是安在天和瞎子阿炳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1950年秋——1952年春。这是我们国家军事上最吃力、国家面临最大变数之季。军事上,北边要打美国人,南方大山深处又聚集着众多国民党残部,需要尽快一举歼灭。美朝战争的爆发,使蒋介石及众多残匪追随者又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都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

    有资料指出,当时国内有近十万特务,主要活动在各大城市,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要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无线电联络就怕侦听,即空中拦截。只要知道对方联络的频率和时间,任何人都可以作为“第三者”抄到对方的电报。所以,为了反拦截,无线电联络经常需要更换联络频率和时间,以便甩掉侦听方。而对侦听方来说,当对方更换联络时间和频率之后,必须尽快找到,否则侦听便成了空谈。

    然后有一天,台湾本岛与大陆联系的电台一夜之间都失踪了。在茫茫然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

    于是,有了安在天寻找阿炳和阿炳寻找敌台的故事。

    阿炳是一个异人,他什么都看不见,却什么都听得见……

    第二部《看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和天才数学家黄依依的爱情故事。

    故事发生在1960年春——1962年秋。这一时期也是我们国家最为困难之时期,内有三年自然灾害,外有积聚多年的苏联外债要还,可谓是内忧外困。国际上,东西两大阵营对峙,冷战加剧,各国间谍多如牛毛。物质的贫乏,锁国的政策,直接导致的是人们精神世界的简单、苍白,爱情只是一种古老的习惯,一种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精神的追求。男女有别,就像社、资之别一样明确而固执,需要人人谨慎直面,不能含糊。在这种世风、这种世俗之下,一个人追求个性自由、向往美好的爱情,自然成了一个异数,成了一道令人刮目相看又谈之色变的风景。

    故事开始前的几年,安在天一直在苏联以向破译大师安德罗学习破译密码技术之名,从事隐秘的间谍活动。然后有一天,他被701总部突然召回,一个新的故事便应运而生。原来是敌人的密码变了!

    于是,又有了安在天寻找黄依依和黄依依破译密码的故事。

    黄依依生自东方,来自西方,她有神的智慧,有天使的一面,而在那个闭关锁国的年代,天使的一面似乎常常被误解为魔鬼的一面……

    第三部《捕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父亲和母亲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30年代的上海。

    1931年,对于处在白包恐怖中的中共地下组织来说又是雪上加霜的一年,这一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变节。由此,上海地下组织遭到重创,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也被迫紧急撤离上海。一时间,上海的地下组织几乎有点群龙无首,发往苏区的情报一度也中断了。

    然而,前方,国民党正在加紧组织更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为了取得反围剿的胜利,转移到苏区的中央迫切地需要上海、南京等地下组织提供可靠的军事情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派出特使前往上海,准备重振上海地下组织的活力和威力。不幸的是,特使到上海的行动暴露了,而唯一的知情者,安在天的父亲,却被软禁在某处。他如何才能把情报传出去……

    最简单,而又最复杂,他用了……

    三部之间,故事本身没有什么连续性,人物的关系、故事的色彩和特质,包括讲述故事的热情和方式、风格等,都已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但是从大的方面说,单位还是701,职业还是无线电侦察,敌人还是国民党特务,主人公还是安在天,故事的寓意还是天才改变世界,偶然决定一切。它们的联系就在这种若即若离中,藕断丝连中;在人物之外,在职业之中;在事件之外,在命运之中……而安在天的一生,写了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一个灵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资料:

    解密”麦家

    刘玉栋

    第一次见到麦家这个名字,还是在1997年。那年第9期的《青年文学》上,有一个中篇小说叫《陈华南笔记本》,作者麦家。我觉得麦家这个名字特别好,给人一种温暖亲切的
    全国偶像歌手大赛 精彩无线大奖等你拿
    欢唱黄金周做歌王 E歌时代来临了!

    感觉,还有些许的神秘。也许是由于麦家这个名字,我读了《陈华南笔记本》,这篇小说更是让我吃了一惊,不论是题材写法,还是情节内容,它都是那么卓尔不群。同时,就跟麦家这个名字一样,这篇小说贯穿着一股新鲜而又神秘的气息。一看,便知道作者是一个训练有素的人,没有十年的功夫,是写不出这样的小说的。这篇小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也记得了麦家这个名字。

    时光荏苒,一晃五年过去了。2002年秋天,参加鲁院高研班学习,报到后,攥着钥匙,提着行李去房间,开门的时候,我无意识地回头瞅了眼我的对门,被透明胶贴着的纸条上,印着两个楷体字:麦家。我的脑子里一下子就蹦出那篇小说:《陈华南笔记本》。我记得我当时下意识地笑了一下,心想:这就是缘份。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天下午,我的朋友、小说家老虎和《人民文学》的程绍武编辑、《十月》的陈东捷编辑一起来了。不一会儿,绍武编辑和一个留着平头、戴着眼镜、体态偏瘦、白净秀气的人走进我的房间。握手、寒暄,我才知道这就是麦家。第一次见面,麦家有些腼腆。晚上出去喝酒,在鲁院北边一家东北菜馆,在座的有麦家、戴来、徐坤、陈继明,还有孙惠芬,再加上程绍武、陈东捷、老虎,满满的一桌人,全是新朋旧友,自然热闹非凡。那是临开学的前一天晚上。那天晚上,大家喝了许多酒,白酒是二锅头,啤酒是燕京。二锅头喝了大概是三、四瓶,啤酒有十几瓶吧。大伙杯酒言欢,喝得酣畅淋漓。唯独麦家坐在一边,肩上挎一个书包,文质彬彬的像一个大学生。我请他喝酒。他就操着标准的南方普通话,满脸真诚地说:我不会喝酒,真的不会喝酒。接着他又跟上一句:你们也少一点。那天晚上,除麦家之外,我们都喝得有些高。那天晚上,麦家一直那么安详平静地看着我们喝酒,同样给我印象深刻。这就是我和麦家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平静、安详,言语不多,确实给人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后来,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次数多了,我知道麦家还是能喝一点的。但在喝酒上,他总是表现得特别理性。

    麦家是一个低调的人。在人多的场合,他总是尽量坐在后面或者躲在角落里,然后瞪着一双睿智的眼睛,静静地听别人讲。他很少讲自己。我们熟了以后,有一次我跟他谈起了他的名字和小说,我跟他谈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和小说时的感受,当然我说到了那种神秘感。麦家只是龇着牙笑,他不说别的,也不叫任何解释,尽管那时候他的成名作长篇小说《解密》还没有发表和出版,但从他那有些暧昧的微笑中,我能看出来,有这种感觉的肯定不是我一个人。

    相对来说,在鲁院的日子还算得上平静。晚饭后没事,鲁院前边的那条河边成了我们散步的去处,我们时常沿着河岸向东穿过一座铁路桥,然后沿着铁路再走回来。渐渐的,我了解了一些麦家的过去。麦家属于大器晚成。实际上,他很早就开始写小说发小说了。1988年,他的处女作小说在《昆仑》上发表,他后来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他的同学中,有两位已经是当代文坛上重量级的作家了。麦家走的是另一条路,他转业后,到地方电视台做专业编剧。其实麦家在自己的专业上做得相当不错,他编剧的电视剧获过全国大奖,但麦家对此不愿多谈。麦家还曾经跟朋友合伙做过生意,并且还相当成功。但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麦家忘不了他的文学,实际上,无论做什么,麦家始终没有离开文学,他在暗处使劲儿。这些年,他不仅发表十几个中篇小说,而且就在我们学习期间,他抛出了跟他较了十年劲儿的心血之作:《解密》。

    《解密》带给文坛的震动是后来的事。在这之前,麦家并没有跟我过多地谈到这部小说,我只是知道他有部长篇要在《当代》发表了,并且中青社要同时推出单行本。有一天晚上,他背着《解密》的单行本回来后,拿过一本来送给我,他有些轻描淡写地对我说:有时间你就翻翻看看。他更在意的似乎是《解密》的封面设计,围绕着封面,我们谈了很多。当麦家谈到出版社想把他的照片加在扉页上,但他思忖再三还是拒绝了的时候,我验证了我开始时感觉。麦家不想抛头露面,甚至连作者简介都没加,就是想把自己隐到作品的后面,把小说中那种神秘的气息尽量多地传递给读者,让读者自己去猜测思考。事实证明,麦家的这个选择达到了目的。后来,许多媒体采访麦家,最感兴趣的问题是:《解密》中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容金珍是不是真有此人?这里面是不是由你自己的经历?你是不是真的在国家保密机构干过?看到这些问题,麦家就露出一脸的坏笑。我知道,不会有答案的。实际上,这些问题同样困惑着我。因此我认为麦家的神秘并不是他故意而为的,他天生就有这种神秘的气质。

    拿到《解密》后的第二天,我到济南开省作代会。在北京开往济南的火车上,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翻开了《解密》。应该说,那是我很少有的一次愉快的阅读。在阅读过程中,我真的把麦家给忘记了,我被这部小说深深地吸引住了,看到热闹的地方我禁不住会停下来,平息一下心情。当时我就预感到这部小说肯定会引起反响的。

    《解密》让麦家一炮走红。一时间,他的小说不但成为各大影视公司争相购买的对象,而且在全国的很多刊物上都出现了麦家的名字。在今年第七期的《小说选刊》上,我终于看到蹲在那里龇着牙笑的麦家。过几天麦家打来电话。我说:这一次,你终于被“解密”了。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麦家嘿嘿的笑声。

    平时,麦家在穿着上较为随意。冬天,他总是穿着一件羽绒坎肩晃来晃去的。他的房间里,书堆的到处都是,水果在地板上乱滚,被子叠的也不是多么板正。但这些都是表面的,实际上,麦家是一个心很细的人,这从很多地方能够感觉的出来,举一个很小的例子,比如你哪里不舒服,他像会变魔术似的,马上拿出各种药来,并且告诉你什么时候吃,吃多少最好。

    麦家还有更柔情的一面,那就是对待孩子。麦家把六岁的儿子的照片摆到桌子上,说:这是我儿子,他妈的调皮得不得了。麦家把这句话说得情深意切。麦家把儿子从成都寄来的画作给我们看,从儿子在纸上的甜言蜜语到麦家谈起儿子的眉飞色舞,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再神秘的麦家。我的女儿要过五岁的生日,我准备送她一个芭比娃娃。我和麦家去逛商场。麦家知道后,坚持他要买。他说:你回去后跟她说,这是一个叫麦家的伯伯送给她的,她会记住我的。他说:真的,你给孩子买吃的,吃完后她便忘了,可你要送她一件她喜欢的东西,她会永远记住你的。这就是麦家,一个想让孩子记住的人,一个喜欢孩子的人。

    离开鲁院近一年的时间了,跟麦家也快一年没见面了。想起那段生活,内心还是非常怀念的。一年来,时常能在报纸上看到有关麦家的各种信息,知道他还在卖力地写着。《解密》的成功并没有让他丝毫的放松。当然,麦家也不会放松的,用他自己的话讲,“生活中,我除了迷恋小说之外,几乎别无嗜好,寡淡得近乎弱智。”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麦家是一个特别执着的人。

    确实,文学就是麦家的一切。
    关于电视剧《暗算》
    鲟俄罗斯鲟Acipenser gueldenstaeti Brandt)产于前苏联,适应强,在淡水和水都可生长,但在半咸水病发生率低,还能刺激性腺发育。主要栖息在里海和亚速海--黑海水系内。属洄游性鱼类,每年2次洄游到伏尔加河大量的产卵。BBC上曾经有篇报道,说由于近年来对俄罗斯鲟的过量捕捞,俄罗斯人快要吃不上鱼子酱了。由此可知,‘大量的产卵’的量到底有多大了。
    以上解释了 什么是‘伏尔加的鱼’。
    伏尔加河河水属于‘半咸水’,所以游到伏尔加河里的俄罗斯鲟的性腺发育会被刺激。
    暗算的剧情简介
    电《暗算》分三部分,分别听风》、《》、《捕风》部十集三十集。三者相对,又千丝万缕。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他们的慧眼可以识破天机,释读天书,看阅无字之书。捕风,即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国民党大肆实施白色恐怖时期,他们是牺牲者,更是战斗者,他们乔装打扮,深入虎穴,迎风而战,为缔造共和国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业。第一部《听风》讲述的是安在天和瞎子阿炳的故事,第二部《看风》讲述的是安在天和天才数学家黄依依的爱情故事,第三部《捕风》讲述的是安在天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三部之间,故事本身没有什么连续性,人物的关系、故事的色彩和特质,包括讲述故事的热情和方式、风格等,都已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但是从大的方面说,单位还是701,职业还是无线电侦察,敌人还是国民党特务,主人公还是安在天,故事的寓意还是天才改变世界,偶然决定一切。它们的联系就在这种若即若离中,藕断丝连中;在人物之外,在职业之中;在事件之外,在命运之中……而安在天的一生,写了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一个灵魂……
    暗算好看吗?.
    我喜欢有国际歌出现的影视剧作品!
    电视剧“暗算”的主要内容?
    电视剧《暗算》分三个部分,分别是——第一部《听风》、第二部《看风》、第三部《捕风》。
      听风,即无线电侦听者;这是一群“靠耳朵打江山”的人,他们的耳朵可以听到天外之音,无声之音,秘密之音。
      看风,即密码破译的人;这是一群“善于神机妙算”的人,他们的慧眼可以识破天机,释读天书,看阅无字之书。
      捕风,即我党地下工作者;在国民党大肆实施白色恐怖时期,他们是牺牲者,更是战斗者,他们乔装打扮,深入虎穴,迎风而战,为缔造共和国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业。
      第一部《听风》
      讲述是安在天和瞎子阿炳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1950年秋——1952年春。这是我们国家军事上最吃力、国家面临最大变数之季。军事上,北边要打美国人,南方大山深处又聚集着众多国民党残部,需要尽快一举歼灭。美朝战争的爆发,使蒋介石及众多残匪追随者又死灰复燃,反攻大陆的诱惑使隐藏在全国上下的特务都摩拳擦掌,企图改写中国历史。
      有资料指出,当时国内有近十万特务,主要活动在各大城市,他们到处搞爆炸,破坏公众设施,散布谣言,扰乱军心民心。特务的活动当然是地下的,联络主要用的是无线电,这是他们的命脉,也是我们要粉碎特务组织的主要战线。无线电联络就怕侦听,即空中拦截。只要知道对方联络的频率和时间,任何人都可以作为“第三者”抄到对方的电报。所以,为了反拦截,无线电联络经常需要更换联络频率和时间,以便甩掉侦听方。而对侦听方来说,当对方更换联络时间和频率之后,必须尽快找到,否则侦听便成了空谈。
      然后有一天,台湾本岛与大陆联系的电台一夜之间都失踪了。在茫茫然的无线电海洋里,各种电台多如鱼虾,要找到一部特定的电台,犹如在森林里寻找一片特定的树叶,其难度可想而知,不但需要你夜以继日,更需要你有一双灵敏的耳朵。
      于是,有了安在天寻找阿炳和阿炳寻找敌台的故事。
      阿炳是一个异人,他什么都看不见,却什么都听得见……
      第二部《看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和天才数学家黄依依的爱情故事。
      故事发生在1960年春——1962年秋。这一时期也是我们国家最为困难之时期,内有三年自然灾害,外有积聚多年的苏联外债要还,可谓是内忧外困。国际上,东西两大阵营对峙,冷战加剧,各国间谍多如牛毛。物质的贫乏,锁国的政策,直接导致的是人们精神世界的简单、苍白,爱情只是一种古老的习惯,一种生存的需要,而不是精神的追求。男女有别,就像社、资之别一样明确而固执,需要人人谨慎直面,不能含糊。在这种世风、这种世俗之下,一个人追求个性自由、向往美好的爱情,自然成了一个异数,成了一道令人刮目相看又谈之色变的风景。
      故事开始前的几年,安在天一直在苏联以向破译大师安德罗学习破译密码技术之名,从事隐秘的间谍活动。然后有一天,他被701总部突然召回,一个新的故事便应运而生。原来是敌人的密码变了!
      于是,又有了安在天寻找黄依依和黄依依破译密码的故事。
      黄依依生自东方,来自西方,她有神的智慧,有天使的一面,而在那个闭关锁国的年代,天使的一面似乎常常被误解为魔鬼的一面……
      第三部《捕风》
      讲述的是安在天父亲和母亲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30年代的上海。
      1931年,对于处在白包恐怖中的中共地下组织来说又是雪上加霜的一年,这一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变节。由此,上海地下组织遭到重创,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也被迫紧急撤离上海。一时间,上海的地下组织几乎有点群龙无首,发往苏区的情报一度也中断了。
      然而,前方,国民党正在加紧组织更大规模的第四次围剿。为了取得反围剿的胜利,转移到苏区的中央迫切地需要上海、南京等地下组织提供可靠的军事情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党中央派出特使前往上海,准备重振上海地下组织的活力和威力。不幸的是,特使到上海的行动暴露了,而唯一的知情者,安在天的父亲,却被软禁在某处。他如何才能把情报传出去……
      最简单,而又最复杂,他用了……
      三部之间,故事本身没有什么连续性,人物的关系、故事的色彩和特质,包括讲述故事的热情和方式、风格等,都已时过境迁,今非昔比。但是从大的方面说,单位还是701,职业还是无线电侦察,敌人还是国民党特务,主人公还是安在天,故事的寓意还是天才改变世界,偶然决定一切。它们的联系就在这种若即若离中,藕断丝连中;在人物之外,在职业之中;在事件之外,在命运之中……而安在天的一生,写了中国革命历史中的一个灵魂……
    麦家《暗算》内容的真实性
    完全虚构的!

    快有十年了,我的生活一直局限在很小的网子里,不用去单位上班,亲人和朋友大多在之外,身边仅有几个朋友,平时也少有往来。我似乎喜欢上了独往独来的生活。其实也不是喜欢,是无奈。一个人待在家里是够难受的,但出门去忍受别人的各种习惯,或者让别人来将就我,似乎更难受。我不吃酒,怕麻辣,也不打麻将纸牌(不会),坐下来还喜欢一本正经地谈文学,要对上这样的人,也许比找同志还难。同志还有俱乐部或某些固定的活动场合,在成都,据说四川日报门前的阅报栏是同志们的活动地带,有点约定成俗的意思。有点以前那种英语沙龙的感觉。成都是个十分享乐的城市,遍地酒吧、茶馆、美食,中高低档一应俱全,工薪高薪、蓝领白领,都有各自消受的阵地。我待过七个城市,我可以肯定地说,成都人的生活是最灿烂的,灿烂得像罂粟花一样,有些奢靡,有些邪乎。但我还是很寡淡,跟儿子打打算术牌(我本人发明的),下下军棋、象棋,成了我主要的娱乐。我的时间,除了正常的休息和昕谓的T作:读书或写点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如果一定要说,就是发呆,胡思乱想。
    《暗算》就是胡思乱想出来的。

    其实,我的小说多数是这样,是靠着一点点契机凭空编造出来的,没什么资料,也不作任何采访。以为这样弄出来的东西总不会有人对号入座,不会被历史责难。奇怪的是,这些年我几部稍有影响的小说都有人对号入座,他们以各种方式与我取得联系,指出我作品的种种不实或错别之处。有个人更奇怪,说我《解密》写的是导弹之父钱学森。奇怪踏上了旅程,更奇怪的肯定还在后面。《黑记》写的是一个姑娘,她乳房上长有一块黑记,黑记有点神秘,有性欲,触摸它比触摸粉红的乳头还叫她激动。这完全是个幻想加幻想的东西,但也有人来对号,找到当事医生,指控他泄密。真是对不起那位医生了,他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晓,怎么跟我泄密呢?《暗算》就更不用说了,由于电视剧的火爆,来找我论是非的人更多,以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蛰居在乡下,因为找的人太多,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这些人中有位高权重的将军,也有准701机构里的那些阿炳、黄依依、陈二湖式的人物,或者是他们的后辈。他们中有的代表个人、家庭,有的代表单位、组织,有的来感谢我,有的来指责我。感谢也好,指责也罢,我总是要接待,要见面,要解疑答问。其实我要说的都大同小异,所以一度我就像祥林嫂一样,不时老话重弹。

    这当中有一个人,他的来意有点暧昧,既不是来感谢我,也不是来指责我。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不是来听我讲的,而是来对我讲的。他来自上海,姓潘,名向新,是个化学教授,年前刚从某大学退休,赋闲在家。他随意而来,却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浓重一笔。

    是去年元月上旬,潘教授应邀来四川师范大学讲课,其间通过我朋友跟我联系上,并由我朋友做东,一起去郊外吃了一餐野菜宴。席间,教授谈理说文,妙语连珠,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甚至把我和他的主业——小说和化学,两个南辕北辙的东西巧妙地连在一起,说:好的小说就是化学,对生活作化学处理;反之(差小说)则为物理,拘于事实,照搬生活。云云。对错姑且不论,但说法新奇,令人难忘。席问也谈起《暗算》电视剧,他说他刚看过,上海电视台正在播,每天三集,他跟着看了一道,后来又买碟子将第三部《捕风者》重看一遍。以他的学养和智识,一个东西看上两遍,那东西基本上就成了他的,大小情节,包括细节,无不通晓。他没有做好坏评价,只是问我这个故事有无m处,并恳请我实话实说。对一般人我不一定会如实招来,但对他这种智者,我担心招摇撞骗会被他识破,加上碍于朋友的情面关系,我不便妄言,只好如实相告。

    坦率说,《暗算》的第一部《听风者》和第二部《看风者》的故事,尚有一定原型,比如第一部里的瞎子阿炳,源于我家乡的一个傻子,他叫林海,四十岁还不会叫爹妈,生活不能自理,但他目力惊人,有特异禀赋,以致方圆几公里内,几千上万人的个性和家史,他都可能通过目测而知而晓,朗朗成诵。我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刺瞎了他灵异的眼睛,让他的耳朵变得无比神奇。至于第三部《捕风者》的故事,真的,纯属是虚构的,如果一定要问出处,勉强有两个:一个是记忆中的老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另一个是曾经在北京盛行一时的杀人游戏。两个东西其实是一回事,都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寻找凶手,我甚至怀疑后者本身就源自前者。追根究底,是2001年,我们单位成都电视台要为建党八十周年拍部献礼片,让我写本子,我拉上好友何大草一起编了一个叫《地下的天空》的两集短剧,要说创作灵感就是电影《尼》,顶多是把故事革命历史化而已。两年后,我在鲁迅文学院读书,同学中风靡玩杀人游戏,我觉得很有趣,便激发了重写《地下的天空》的热情。《捕风者》的故事其实就是这样,是我借一个经典的套子,凭我擅长的逻辑推理能力和对谍报工作的感情,反反复复磨蹭出来的。

    潘教授听罢,久久沉默着。我猜想,沉默不是说他无话可说,而是意味着他有重要的话要说。果然,他在沉默后娓娓道来,因为经过沉默——沉思默想,他说的话显得更具学养而富有穿透力。他这样对我说: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故事,但是……怎么说呢,你如果有兴趣,不妨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绝对是真实的,历史上有记载。我不能说我的故事一定比你的精彩,但我相信你听了后一定会吃惊的。可以这么说,在你编织那个故事前,上帝已经编过一道。我曾以为你是根据史料改头换面编了你的故事,仔细想来也不会,因为你恰恰是把史料中那些最精华、最出彩的东西丢掉了。对不起,请容我说一句冒犯你的话,我个人以为,你的手艺比上帝差多了。”

    接下来,教授用半个小时跟我大致讲了他的故事,我听后简直惊呆了。毫无疑问,他讲的故事比我的精彩多了,精彩十倍!一百倍!!我当即要求他跟我详细讲一讲,他说最有资格讲它的是这个故事的当事人,他们好多人现在都还在世,包括他父亲。他说我如果确实感兴趣的话,可以跟他走一趟,他保证我一定不虚此行。

    何止是不虚,简直是满载而归——我找到了《捕风者》故事的原型!欣喜的同时,我也称奇不已:一个凭空虚构的故事居然有原型!嗬,难怪有人要找我的小说对号入座。以前我一直觉得奇怪,我,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人,只凭一时兴起胡思乱想出来的故事,为什么总有人来对号认领?现在我明白了,是因为生活大于虚构。虚构和生活的关系,我想,大概就如孙猴子的跟斗和如来佛的手掌心的关系,你翻吧,看你能翻到哪里去。

    事后,我有理由相信潘教授对我不是随意而来的,他蓄意而来,并以他的方式达到了他的目的:让我来重塑捕风者的故事和形象。我不得不承认,与我虚构的故事相比,这个故事显然更复杂,更离奇而又更真实。潘教授的父亲潘老等五个人在半个世纪后,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依然言之凿凿地向我提供了相同的内容,相同的程度犹同己出。这在我的经历中是第一次,是例外。所以,我也例外地对它的真实性有了足够的信任和坦然。
    暗算的结局是什么
    黄依依的破译是需情的滋润才功的 她就像花需肥和灌能成长 她得不到灌溉 只能找其他人 一方面是气安 另一方面最主要是她要解渴 她身体内的欲望需要释放 否则她什么也干不成 这是一个现代女人 不适合当时的年代 放在今天就是一个性饥渴的女人。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动漫

    体育